无人汽车在上海能上街了!司机说几乎可全程放手

2018-03-12 08:40 第一财经
  钱焜 武子晔   “我们在操作的过程中还是比较平静的。在封闭区做过好多次闯红灯测试,车辆本身应该是完全可以避免相撞的。”对于将自动驾驶汽车开上公共道路的驾驶员张雷(化名)而言,操纵自动驾驶的汽车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用他的话说,“这些都是常见情况。”   不过张雷也向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当车流量变大,比如出现突然有车辆加塞切入等情况下,会尝试人工接手,控制住正在自动驾驶的车辆,尽管“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   要成为自动驾驶汽车上“看似什么也不用做”的司机,却比普通A证驾驶员要严格得多。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汽车城”)战略与业务规划部主任工程师李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及这一点。   “他们要熟悉自动驾驶汽车,也要熟练应对各种突发状况。”李霖解释道。 在自动驾驶汽车行驶时,司机偶尔也需要进行人工干预。(资料图)   正是因为上海于3月1日发布的《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下称《管理办法》),包括张雷在内的驾驶员们,原本只能在封闭区进行模拟测试,如今可以将车辆开上公共道路,面对更多复杂的挑战。   集合了车辆、行人、建筑物、障碍物、气候变化等多种因素的复杂交通环境,向来是横亘在自动驾驶技术面前的一座大山,却也是政府、企业、科研机构等相关方面必须走入的场景。   把搭载自动驾驶技术的汽车开上公共道路,以最真实的道路情况来测试车辆的性能的好坏并获取大量数据——这样的方案与上述逻辑并无二致,以真实换真实,才能获取最基础、最实用的数据,以此检验、改进、完善传感器及自动驾驶算法,完成技术和产品的迭代。   开放道路路况比加州复杂   即将到来的4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将开始允许完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在该州开展路测。这项新政意味着无论是工程师还是驾驶员都将不再出现于车辆中。不过,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DMV)也明确要求,必须有远程操作员能够与路测车辆通信,在必要时操控车辆,以防万一。   对于加州而言,这已然只是路测规范的再定义罢了。作为全美首个就自动驾驶汽车制定法规的州,加州早在多年前就开始了自动驾驶的路测。这里汇聚了谷歌、Uber、特斯拉等全球知名的科技翘楚和行业新秀,大量汽车厂商的自动驾驶团队都设立在此。这些大大小小的企业们享受着在家门口进行自动驾驶测试的便利。截至2018年1月中旬,共有50家企业取得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   在今年3月1日前,长安、上汽等鸿运国际娱乐网站车企只能前往加州,申请开展自动驾驶测试的批准,并拿到相关牌照——不过,这一状况如今出现了改变,《管理办法》为国内车企打开了大门,它们终于也可以将自动驾驶的公共道路测试放在自家门口了。   从封闭环境走向开放环境的自动驾驶道路测试,这是鸿运国际娱乐网站的首次。   “我们起初建设了20多公里的道路,同时也提交了开放的申请,但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最终还是选择了这5.6公里的道路来作为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道路。”李霖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起规划这段道路时的细节。他表示,道路必须满足两方面的要求,一是包括红绿灯、智慧互联设备等在内的相关建设,二是要对风险进行评估,不能一概而论。   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了上述自动驾驶汽车开放测试道路,这段以往并不起眼的小路于去年完成技术改造,也因而成为了全球首个全面支持多种通信模式V2X(Vehicle to Everything)测试的智能道路,测试车也会根据车上装有的360度传感器和雷达,识别转向信号、红绿灯、障碍物等。   上海汽车城董事长兼总经理荣文伟介绍,管理部门特别加装了针对智能网联汽车的红绿灯,可同时支持DSRC和LTE-V方案(均为车联网标准之一)与车辆进行实时通讯,自动驾驶车辆在500米之外便可接收红绿灯的变灯信号。同时,道路周围也有特定摄像头监督车辆运行状况。   记者发现,行驶在该条道路上的普通车辆较多,虚线变道、加塞的情况时有发生。除了有大量的T型小区出入口、公交车出入站台之外,闯红灯的行人、抢道的电瓶车这样的紧急状况也并不少见。这些情况给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造成了大量的挑战。   而第一财经记者此前在加州试驾自动驾驶汽车时,路上几乎鲜有行人,更不必说其他车辆了。在这里,放开双手则会更加的从容,对于突发情况的担心也会变少很多。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