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山不转水转,以色列应着眼长远安全

  到北京时间星期二晚上,巴勒斯坦人抗议活动遭以色列军队镇压而导致的死亡人数已上升到至少60人,另有2000多人受伤。美国搬迁使馆造成如此严重的伤亡代价,无论如何从伦理上都讲不通。世界舆论大多谴责以色列的镇压,并且对美国迁馆持批评态度。   现在是巴勒斯坦空前孱弱、中东地区伊斯兰国家分裂也很严重的时候。美以吃准了反对者“掀不起大浪”,因此才敢走出把美国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这步险棋。   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确没能力反抗,但美使馆“乔迁”导致这么多人死亡,这一天多半会带着“蒙难”等字眼永久载入耶路撒冷的历史,并且被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代代相传。美国迁馆所制造的仇恨很可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历久弥新。
  耶路撒冷的故事进一步映上血光,这对以色列不是好事。耶路撒冷的复杂历史无法改写,它同时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圣城,这样的记忆无法抹去。不同宗教和种族都不肯放弃耶路撒冷,这是以色列和美国都必须面对的现实。   美国把使馆迁到了耶路撒冷,以色列因此得分,但这不是耶路撒冷问题的终结。美国给了以色列支持,不过这种支持不可能是永远的,中东今天的地缘政治格局早晚会被历史淹没。以色列如果不能与巴勒斯坦通过谈判解决领土问题,无论它多强大,其命运都无法最终安定下来。   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的数量太多了。以色列是弹丸之地,完全被阿拉伯世界包围。它现在的实力在中东鹤立鸡群,又有美国护着,在对抗中处于绝对优势。然而山不转水转,以色列与如此庞大的民族对抗很难经得起时间考验,美国的保护也不是保险。   以色列应当借现在实力占上风的时机,与巴勒斯坦人达成永久和平协议,做到与阿拉伯世界的彻底和解。只靠武力开路,不断加剧仇恨,这应当说是以色列的下下策。   的确,由于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分裂等因素,以色列在近年来巩固了自己的地区优势,安全形势得以缓解。但是这一切并非以色列一手导演的,中东格局变化的绝大部分推力来自外部世界,特别是苏联解体效应的持续发酵。   也就是说,以色列靠自己的力量把控不了命运,它直到今天依然是世界政治变迁中的一叶浮萍,今后仍将会是那样。   面对这样的长远形势,惯性地生活在与周围大社会的对抗中,甚至间歇性地增加仇恨记忆,把自己的安全主要寄托在世界第一大力量的保护上,这对以色列来说显然不是稳妥之道。借过得相对好的时候争取化解矛盾,增加没有外界绝对保护也能生存下去的环境条件,将是对以色列未来安全的储蓄。   也许以色列觉得它选择现在的路线是被迫的,但如果这样做真的成为以色列摆脱不了的历史惯性,那将很糟糕。尤其是,如果以色列自己不主动挣脱当前的路线,外部力量帮不了它的忙。   生于忧患,世界上很多语言中都有类似表述。以色列如今处在四邻最弱的时期,这不该被它当做巩固强硬路线的机会,而应被用来制造和解。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鸿运国际娱乐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