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久保玲 (Rei Kawakubo):十大时尚真相

2017-12-08 10:28:00 搜狐 分享
参与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在1942年于东京出生,Comme desGarcons在1969年开创时装品牌,她的炫风在1981年的巴黎可以说是声势浩荡,当代的设计师无不对她敬佩有佳,Suzy Menkes亦宣称她是20世纪至今影响时尚最甚的设计师之一,此话Marc Jacobs也曾经说过。   在《the Study of Comme des Garçons》一书中,作者分析川久保玲的设计风格分为三期:80年代之前大众称之为贫穷风格的时代为第一;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以颠覆传统衣版设计为第二;第三则是订定设计主题,加入崭新意义或解释,专注重新掌握衣服形状等创造作业。可如今,或许在近几年已迈入第四期,那夸张如高级订制服的风格,彷佛是对当今乏味的时装现状的极端反弹,更是对现状的评判。   一. 当初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当我24岁时,我在广告公司的织品部门工作,然后我被要求去做平面广告和电视广告的造型,我蛮喜欢这份工作,两年后我离开自己做接案造型师。」透过1987年8月的《Vogue》她表示:「1969年,我在东京租了一间设计工作室和两个助理一起开启了品牌。」做什么衣服?「我觉得符合现代有新意的衣服,但他们依旧带有商业感,我身处在公司之中,我必须支撑我自己。」   许多人都说当初是她找不到自己喜欢的衣服而开启了创作之路,其实这点川久保玲也想不起来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对于我们选择衣服的方式很挫折。」   二. Comme des Garçons是怎么來的?   「我不太记得了其实,我知道我想要一个很长,带着某种语调(with a ring)的名字。身旁工作的人就对我说:『要不然Comme des Garçons如何?』我心想:『有何不妥?』」   但为何不采用自己的名字当作品牌名称?她说:「我不把自己想做是设计师,因为这是一间公司,许多人和我一起工作,我想要一个能够代表全部我们全体所有人的名字。」 但这不代表川久保玲是女性主义者(很重要),Comme des Garçons更像是川久保玲不愿向世俗惯例妥协的态度,「我想打破现存服饰的规则来设计创作。」然而根据《highsnobiety》的报导指出,经官方确认,名称的由来却是是来自60年代法国金曲〈Tous les garçons et les filles.(英译:All the boys and girls my age)〉   Tous les garcons et les filles - Francoise Hardy   关于Comme des Garçons的Logo,川久保玲选择一个简单、当代的字体,并将C字下面的尾形符号替换成五角星,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设计策展人Paola Antonelli曾评道:「这是时尚界第一个非Logo(Non-Logo),它捕捉了品牌那看似复杂实质简单的特质。」   三. 日本总部   「关于Comme des Garçons的总部,原先是五层楼的办公室建筑,每层楼是相当的单调无趣,这里唯一该揭露的特色就是它的无特别感(Nothingness),这是关于CdG总部你该认知的第一件事。里头没有接待员向你鞠躬问好或指示你该去哪,这可能是人们以为会在Comme des Garçons遇到的问题,但其实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有机会来到此地,连家人都谢绝来访,『无论老公、男友、老婆、女儿.. 一律拒绝。』Adrian Joffe表示,这带出了你该知道关于CdG总部的第二件事:这里是非常隐密的地方。」Cathy Horyn于《纽约时报》报导中写道。   四. 吾是设计师,亦是老板娘   「身为年营业额140亿日元纺织中小企业的经营者,想必经常打断她在创造上的专注力;或是身为创作者的执着,将收支平衡置之度外,削弱身为经营者的决断力。聪明的设计师绝对不会忽视自己所怀抱的矛盾状况,然而她仍然继续挑战经营者和设计这双草鞋,向前迈进,想必有其用意。」   她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在经济上的成功其实也归功于设计端维持独立的结果。关于经商,《Bof》创办人Imran Amed对此评论过:「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期间,川久保玲采取了另一种策略,开创了支线Comme des Garçons Black。将卖得最好的款式重制以更便宜的方式贩卖,这是典型的商业理解举动,她迅速的创了一个品牌介于商业和创意之间(因为即便死忠粉丝没钱,还是会继续购买正牌Comme des Garçons)。」同一时间,其他设计同好就没这么好过,山本耀司和Martin Margiela:前者爆出破产新闻,后者据说因OTB集团想要开启粗糙的商业支线使得Martin本人悄悄离去。   川久保玲在时尚圈的商业秘方,浅移默化的在Comme des Garçons旗下建立不同的品牌,从伸展台上的Comme des Garçons、到Comme des Garçons Black、到PLAY Comme des Garçons系列,还有香氛皮夹,在Comme des Garçons浩荡的匾额之下,提供广大的消费群众各式各样的选择。她曾和Suzy Menkes说过:「有人说我在设计一间公司而不是时装,倒也没错。创意不仅仅只是在服饰端,有趣的商业灵感、革命性的销售策略、出其不意的联名,培育着内部的人才,这些都是Comme des Garcons的创意。」她视商业为创作的一部份,因为「事业也是创造的一环。」   五. 广告   「透过我的系列和其他商品、图像创作或是与其他艺术家和摄影师联名,可以让我诉说着很多故事,」川久保玲曾表示,「万物最终的结果势必能透露着什么,信息让作品更有深度。」 Spring 1989 (Inoue Tsuguya / Lilo Hess, Enzo Cucchi) via Another Magazine   长期撰写设计专栏的Alice Rawsthorn曾评论过CdG的广告,她说道:「Comme des Garçons Shirt的广告就像是有着古怪启发性的明灯,打自开始以来,广告就抽象的以冰山、涂鸦、荷兰黄金时代绘画、卡车、动物、街头照片..等等,搭配蓝色字体的台词,当中只有这么一千零几次,有“人”真的穿著衬衫出现在广告当中。….或许因为Shirt的广告是由创意总监将已存在的画面重新赋予新的氛围,当中的不协调性成了特色之一。然而,品牌成了迷人的图像,而这样气质也延伸到图像的创造者和穿着Comme des Garçons的人身上。」   当中值得提及是川久保玲与摄影师Cindy Sherman的合作。在1993年,在川久保玲看到Sherman在Harper’s Bazaar上的作品后,她主动联络Cindy Sherman前来拍摄1994年秋冬广告,并以此为纽约SoHo店的陈列,其旨在挑战时尚摄影的样式和规则。她的影像专注在分离的模特儿和古怪的氛围上,让最重要的服装成为配角,在杂志随处可见的“理想美”中, Cindy Sherman呈现的是彷佛怪奇展上的“不美”,川久保玲拒绝了摄影和店内陈设传统的诠释方式,与Cindy Sherman不约而同地做了场破坏秀。   六. 颜色   在日本时,川久保玲早期的追随者都是一身黑,外人称他们作“黑乌鸦(the crows)”,这是外界对川久保玲(或山本耀司)普遍的印象。 via Painting Bohemia   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于2006年曾评论:「在80年代左右,川久保玲的色盘由白灰黑和海军蓝或米白色所主导。关于黑的主题,在她的创作中彷佛有着无限的权利,搭配上山本耀司,他们让黑变得时尚…。」   COMME des GARÇONS Autumn/Winter 1988   然而,在1988秋冬系列中,川久保玲断然的以「Red is black」为题将红提升为主角之位。引用《the Study of Comme des Garçons》一书中表示,「舞台投射红光、白衬衫、连身服、红夹克、袜子等系列的开场组合,她将计就计,利用人们对品牌黑的固定印象,将黑色对川久保玲的意义,以红色表现。她所选用的红色是纯赤朱色。原本就鲜艳明亮的赤朱色,使用在硬挺的布料上,缝制成几何学的夹克,展现出尖锐的强度。红和白、红和黑等对比强烈的颜色组合,更凸显红色先烈的自我主张。」   之后,Comme des Garçons 2011年秋冬闭幕,全部的模特儿身穿金色彷佛萤火虫般穿梭在舞台上。「继黑色和红色之后,我的第三个颜色就是金色。」川久保玲在曾解释道,「根据研究显示,如果让小婴儿选一个颜色的话,他们通常会选金色。所以这次我为了纽约Chelsea店幻想了一个充满魔力和亲密感的金色世界(原本Chelsea店内部是铝白色)。」,《AnOther》总编Susannah Frankel也对此表示,「她喜欢这GOLD的发音,金色让她联想到杜拜。」品牌也在2015年秋冬推出PLAY金色爱心系列。 Comme des Garcons 纽约店   七. 联名   40多年来,Comme des Garçons的联名声浪不曾间断,有些或许是商业价值所主导,有些却是川久保玲个人的心头好,但这当中的纠葛,从来不是由对方主导的,Comme des Garçons的信犹如邀请函一般,这样的联名倒也展现了其内部的金字塔组成。 Comme des Gsrcons X Hermes   「在Comme des Garçons,所有的一切都和创意有关:服装设计、图像设计、内部陈设、商业策略和营销方式,所有的一切都有自己因果关系,它们形成一股势力、一个形象,看似有趣,可难度颇高。」— Rei Kawakubo in Menkes, 2009   H&M COMME DES GARCONS HQ   论知名,像是摄影组(Cindy Sherman)、舞蹈组(Merce Cunningham)、快时尚组(H&M)、精品组(LouisVuitton)、运动组(NikeLab)、潮流组(Supreme)…等等,这清单洋洋洒洒,更别提下面的牌子还有各自对外的联名,其展现了帝国对各界的友善欢迎,也增添了不少川久保玲个人的魅力。想当初插画家Filip Pagowski创造了Play CdG红心脸,莫名的火红也进而和其他品牌擦出新的火花,川久保玲曾说:「对我来说,创意没有妥协,我做我想做的,而他们做我所做不到的。」从川久保玲的慧眼独道和青睐,一切的开始与结束都是双方完全的了解和支持,透过Comme des Garçons众品牌的延伸,不单只是经济上的效益,更是品牌间交织合作的新成果。 八.Comme des Garcons Guerilla(Pop-Up开山之祖) Comme des Garcons Guerilla Berlin   Guerilla游击战一词倒也成了时尚圈的一个传奇,这概念定下了未来Pop-Up快闪店的基础,为了能找到合适的展店地点和理想合作对象,于2004年到2008年间,开始与科学家、厨师、作家和友人..的房子拿地合作,首家店开设在柏林,其店以Comme des Garçons Guerrilla Stores搭配上国际区码为名,「Joffe和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在柏林的游击店,这里原本是Brecht博物馆的书店所在,地点则有点像是红灯区。这算是非主流的零售实验,于2004年开启,还有另外七个前哨站,大部分是在北欧,没有广大的宣传声浪,且一年之内就会关闭。这些店的装潢费用可能比一些Gucci和Prada的包还便宜,保留着地区原来的装置,像是斑驳的壁纸或烧焦的外墙等等,」   约20间店开开关关,从雅典、巴塞隆纳、巴塞尔、贝鲁特、冰岛、洛杉矶、香港、新加波、斯德哥尔摩…等等。Adrian Joffe表示:「这代表着大众族群中小部分志同道合的心灵。」这简单的举动为Comme des Garçons迎来极大的掌声,此法也开始受到他牌所仿效,可即便效果显著,Comme des Garçons依旧在2008年断然结束Guerilla,并新启动Comme des Garçons POCKET店铺计划(COMME des GARÇONS POCKET将品牌最简单的商品带到高级店铺,选在繁华大都市设场并在当地砸下大型商业广告)。 Comme des Garcons POCKET PARIS   (小趣闻:有意思的是,Adrian Joffe曾受访时说:「当我们决定开设Dover Street Market的时候,有人以为这也是游击店,还跑来问我这家店你们怎么开了一年还没关啊!我花了好多年告诉他们这不是游击店,做这家店花的钱太多了,不能一年就关。」)   九. Dover Street Market   「我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市场,能让各方不同人士来策展,让各自冲突成就一场美丽的混乱。无论是交织混合或是不同血缘的灵魂都可以分享各自的感官世界。」   伦敦Dover Street Market现已迁到Haymarket 18-22上,可当初的那个据点,也展现了川久保玲的魅力,举凡Acne、APC或是Victoria Beckham都在附近设点。有着终极购物中心的别名,里头分散着川久保玲认为你所想要的东西,比起购物中心,或许世人更喜欢用「博物馆」来称呼,其支撑着许多新人的梦,亦也成了设计师天马行空的场所,「有趣的艺术装置是可以帮助品牌实现商业销售的,这一点在行业内已经被普及了。」   CdG执行长Adrian Joffe曾表示,「我们通过打造特殊空间的方式展示这些品牌的新设计。无论是对于品牌,还是对于消费者而言,这都是一种全新体验。而体验本身就意味着能够获得其的认知。对于现在的Gucci而言,这样的做法正好也符合品牌现有的气质。」(据说Supreme老板James Jebbia曾因Surpeme和Prada于DSM纽约同楼层贩卖而不愉快,甚至扬言要撤柜,可最后和Adrian Joffe合好,因为大家逛Prada的同时也来到了Supreme。) Supreme in DSMNY   2004年:于伦敦Mayfair区的Dover Street开设Dover Street Market   2011年:CdG与香港I.T集团合作在北京三里屯开设了全新的DSM(只不过叫作I.T Beijing Market,原因是因为Dover Street Market大家会不知道是什么。)   2012年:于东京银座开设Ginza分店(今年迎来五周年,请来各大设计师与品牌合作纪念Tee。)   2013年:于纽约Lexington Avenue开设New York分店   2016年:将伦敦DoverStreet Market迁址到Haymarket街上,并在年底宣布Dover Street Market新加坡店于2017年六月开幕。   2017年:据《WWD》表示,第六间 Dover Street Market 将在洛杉矶 LA 设店,AdrianJoffe 表示:「就只是感觉时间地点对了,这不是什么花了五年的深谋远虑,你懂我们的.. ,其将会有川久保玲主导设计,将会非常特别。」   关于未来?「也许会在香港开一家。我们肯定不会开到20家这样的规模,6到7家是最理想的数字。」   十. Adrian Joffe   「商业并不是一个肮脏的词汇,我喜欢商业,我们在一天内能有50万美元的销售。」 川久保玲(Rei Kawakubo)與先生Adrian Joffe   他是Comme des Garçons帝国的CEO,于1987年加入CdG行列,几乎所有的商业合作都是出自于他,川久保玲则专注于设计层面。根据《芭莎男士》上的访问指出,7月4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两人在1992年结婚,在24年结婚周年当天,Adrian Joffe发了一封邮件“24周年纪念快乐”给川久保玲,结果她只回“谢谢你的提醒”。「她的回答既出乎意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Adrian Joffe與Gosha Rubchinskiy   关于Adrian Joffe的工作内容?在此举一个关于俄罗斯金童Gosha Rubchinskiy的例子,引用《界面新闻》和他的专访表示,「川久保玲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和Gosha合作,为什么要帮他在俄罗斯制作成衣,她不认为Gosha的作品很有创意,毕竟我们的视角不同,所以我要说服她,告诉她扶持这样的设计师品牌对Dover Street Market有益、要从时装业的整体格局出发、我自己也去了莫斯科见到了Gosha,了解了他的背景等等。川久保玲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如果你讲的东西在五分钟内没能让她明白个之乎所以然,她就听不进去了。和Gosha的合作,她是用了三年时间才意识到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推估一下时间,Adrian Joffe与Gosha推出新摄影集后(大约是在2012年)相遇,玲姐在2016年1月现身Gosha Rubchinskiy 16秋冬系列,而2016年三月《Bof》透露Gosha正式入主为CdG帝国支线一员。 川久保玲罕见现身Gosha Rubchinskiy 2016 F/W秀场   关于这个起心动念,「我先留意到了他的摄影作品,因为我自己对后苏维埃时期这段历史很感兴趣。我在莫斯科的一个派对上认识了他,他当时正和一群滑板青年混在一起,我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做滑板,也做一些T恤衫,我说我们在伦敦有家店,或许以后可以进你的T恤卖。那次我们聊得很愉快,他给我看了他做的T恤,还有他拍的照片,我很喜欢。后来,原先为他制作T恤的俄国制衣厂倒闭了,我们就开始成为他的制造商,再接着他又说想做场时装秀,我发现他很会讲故事,也能透过这些故事表现他自己的东西。」 AI WEIWEI与川久保玲
责编:王慧
  1. 环球无线

  2. 推荐服务

  3. 环球时报系产品

  1. 扫描关注鸿运国际娱乐网站
    官方微信
  2. 扫描关注 这里是美国
    微信公众号
  3. 扫描关注更多环球
    微信公众号

鸿运国际娱乐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